低产 | 文笔极差 | 乱炖爱好者

【卜岳】岳妃什么的不干啦


*没有古风/短小
*伪洋岳,实际卜岳/洋灵

“不好啦皇上!岳妃又翻墙出宫了!”小太监跌跌撞撞的跑进李振洋的寝宫,差点摔了

“哦,没事,让卜将军去追回来吧,别让其他人知道”李振洋显然已经习惯了岳明辉的日常跑路,“哦对了,顺便告诉卜将军不用着急回来”

也可以给朕戴绿帽子,当然后半句李振洋没说出口

宫廷里没有什么秘密,很快,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全天下都快知道了

“皇上后宫里只有岳妃一人,岳妃屡次触犯宫规皇上却视而不见,这岳妃别是什么狐狸精变的吧”饭桌上一伙人正讨论着宫廷八卦

“可不嘛!都说这岳妃美的不可方物,我这有一出宫的老宫女画的岳妃剪梅图,大家看看”

大概这几位是怎么也想不到这狐狸精主角正坐在他们旁边淡定地喝茶

这画跟女人有什么区别,岳明辉完全看不出来画上人跟自己有哪儿一样…如果有,那可能就都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表面是淡定,内心已经在咆哮了,岳妃谁爱当谁当去,李振洋那个家伙跟自己弟弟好上了还拿他当挡箭牌,岳明辉不知不觉已经把一只茶杯捏碎了

卜凡被岳明辉的动作吓到,赶紧握住岳明辉的手,查看伤口

“凡子我没事,一道小口子而已”岳明辉反握住卜凡的手,盯着他看

然而卜凡却挣脱出来,从衣服上撕下一段布料,为岳明辉包扎好后就保持了距离,“岳妃还是叫我卜将军吧,礼不可废”

“岳妃你个头!欠你哒!听的跟岳飞一样,我跟李振洋是不是真夫妻你心里没数吗!你是木头吗?”岳明辉差点跳起来,并在内心已经把卜凡的脑壳敲无数遍了

“礼不可废…”卜凡还是念叨那句话,脸上却挂着一丝可疑地红晕


……你脸红个屁啊!你倒是有点什么表示啊!岳明辉不知道卜凡这脑子怎么当上将军的

“岳妃还是早日回宫吧,皇上会担心的”卜凡拽了拽衣角,憋了半天还是就憋出这句——能把岳明辉再气一回的

他担心个屁!他这会儿跟他的好弟弟不知道干什么好事呢,回去干啥!回去看他俩在我宫里演活春宫吗?!岳明辉果然被气的又捏碎一个茶杯,大手笔的拍了张比茶杯价钱多了十倍的银票在桌上

岳明辉觉得自己完全对牛弹琴,罢辽,还是跟木头回宫得了,免得他整天叨叨叨的气自己

于是又带着卜凡翻墙翻回去,这回运气不太好,被巡逻的侍卫发现,侍卫刚想上去抓人看见来人是卜将军和岳妃又默默假装没看见

岳明辉还没踏进门听见里面的声音就知道自己能当算命的了

“洋哥哥…你可轻点…嗯…”

这不是李振洋的好皇弟李英超还能是谁?禽兽!李振洋果然是禽兽!这还未行及冠之礼就搞上了!

岳明辉转头看卜凡……哦,又脸红了,又没有任何实质性动作

“回来了就进来,别杵在门口站着,当门神啊?”李振洋说话一点不带喘,不过岳明辉和卜凡还是捂着眼睛进去了

“朕是那种人吗?你俩至于吗?给皇弟按个摩怎么了,老岳朕发现你这个思想很一般…”

“你迟早是那种人,我心疼超儿行不行?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宫给他一个名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其中有三百天都会发生的,李振洋和岳明辉吵架又上演了

结局还是一如即往的相似,李英超把李振洋拖进去,卜凡把岳明辉架出去

“卜凡,你放开我”岳明辉的声音冷静的可怕,“我知道你又要劝我皇上有他的想法,我不想听,我受够了在后宫呆着,我有自己的抱负可后宫不得干政“

“岳儿,我不说那个,我想说…如果你不想在后宫呆着,可以进卜家…我从未婚娶,一定可以八抬大轿娶你进门”卜凡憋了许久,一口气说完了心事,认真的看着岳明辉

岳明辉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铁树开花吧?卜凡的语气诚恳又温柔像极了当初第一次见面

是岳明辉刚进宫那时候,卜凡当时还是个侍卫,岳明辉为了摘下树上的果子亲自爬上去

功力不够手没抓稳摔了下去,被巡逻经过的卜凡稳稳接住,岳明辉怕卜凡松手,紧紧环住他脖子

卜凡那时还没有一口一个礼不可废,年纪也不过十之有四,张口就是“哥哥你真好看,能和我回家吗”

认真又温柔,两颗靠近的心脏跳动着相同频率

当初的卜凡回来了,或者是他只是暂时隐瞒了自己

“不当什么岳妃了,做我的将军夫人吧,让皇上自己想办法解决去”















评论(14)
热度(272)

© -东坡肘子- | Powered by LOFTER